英报评足坛10大硬汉:曼联一传奇 蓝军两人上榜

在崇尚激情和对抗的英超赛场,硬汉往往是最受球迷和媒体尊重的角色。近日《太阳报》评出了世界足坛的十大硬汉,并且给出衡量标准:“不是那种最肮脏的家伙,也不是维埃拉那种被罚下后气急败坏的莽夫,更不是那种人品不好的恶棍,他们应该身体和精神上都兼具硬汉品质。”

而在《太阳报》选出的这份10人榜单中,明显有偏爱英国球员之嫌。AC米兰中场悍将加图索,前拜仁球员贝肯鲍尔、马特乌斯以及埃芬博格等公认的铁骨铮铮的汉子,都不在列。

在面临危境时,英格兰队长总是能够展示自己狮子一般的勇气,其舍身救险的精神着实值得赞叹。上赛季联赛杯决赛中,他被阿森纳的迪亚比结结实实地踢中脑袋,但被送往医院治疗后不久,特里又回到了赛场与队友一起庆祝。

绰号“断路器”的哈里斯,1962年进入切尔西一队,是那个时代公认的坏家伙。这个绰号的由来不仅是因为他抢断效率奇高,还因他在1970年足总杯与利兹联的两回合决赛中的表现而得名。他在第二场比赛中看死了利兹王牌埃迪·格雷,是球队最终捧得冠军的因素之一。而那两场比赛,被《太阳报》评为“迄今所见过的最粗野的比赛”。

这个现在好莱坞银屏上的恶棍,在球员时代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硬汉。这位温布尔登“狂帮”的大佬在1988年干过两件最臭名昭著的坏事:他曾在与纽卡的比赛,掐住年仅21岁的保罗·加斯科因的“老二”;还在那年与利物浦的足总杯决赛中,开场仅一分钟便将对方主力杀手马克马洪送上担架。此外,他也创造过开场三秒钟便吃到黄牌的纪录。

他可能是70年代初利兹联最肮脏的球员,而这并不妨碍他随着那支利兹联名垂青史。因为铲抢凶狠他获得了“Bite Yer Legs”的绰号,但此君在70—71赛季却成为了英伦年度最佳球员,73年又荣膺PFA年度最佳。其实在野蛮的球风之外,亨特还有粗中有细的一面。他能用用精确的斜长传撕开对手的防线,此外还有一脚大力射门的功夫。

作为曼联创造90年代伟业的奠基人物,基恩是出了名的中场硬汉。而且业余时间酷爱拳击的他,在球场上谁也惹不起。还记得他对曼城球员哈兰德那次凶狠的报复性铲球吗?后者严重受伤,整个职业生涯几乎因此报废。而基恩则被禁赛五场并罚款15万英镑。这也是英超历史上最臭名昭著的犯规。

“疯子”皮尔斯在自己职业生涯的末期,甚至想拖着一条伤腿为西汉姆联上场,这足见他的硬汉本色。这个绰号是诺丁汉森林的球迷给他起得,不过全英上下都承认他的球风“强悍而合理”。这也为他赢得了整个国家的尊重。

虽然有一个浪漫的名字,但这位曾效力于米兰、尤文图斯和罗马的中场球员却是一个彻头彻尾的硬汉。上赛季70年度,意甲以球风强硬而著称,其中贝内蒂就是标志性的人物。一位对手曾这样评价他:“他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野兽。不管他是站着、蹲着还是躺在球场上,只要你一靠近他,他就会设法放到你。”

60年代的英伦足球,是硬汉大行其道的时代。而迈凯正是那个时代足坛的翘楚人物。他曾在德比郡创下赫赫威名,在转会托特纳姆后虽然两次左腿骨折,但迈凯仍然是热刺中场的绝对主力。

“毕尔巴鄂屠夫”的废人名单上星光闪耀。他曾用一记铲球,让马拉多纳在病榻上呆了数月。随后他又废掉了另一名巴萨球星舒斯特尔,德国人膝盖严重受伤。媒体对此曾有惊叹:“当对方任何一名前锋拿球时,他们都得提防背后的那个恶棍。”

他的“罪行”实在是罄竹难书。这个苏格兰恶棍无论是在英格兰、苏格兰还是意大利踢球时,都是臭名昭著的“红牌收藏家”。而真正让其恶名远播全球的,是索内斯在担任土耳其加拉塔萨雷俱乐部主教练时的一次“壮举”。1995年,加拉塔萨雷在杯赛的德比战中击败了死敌费内巴切。而就在终场哨响后,索内斯居然拿着一面加拉塔萨雷队旗跑进球场。他不仅向着对手的球迷挥舞以示炫耀,接着还将队旗插在中圈发球点上。这一举动也造成了球迷的大规模骚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