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经济评论】日本马桶盖的中国镜像【3】

86岁的村嶋孟来离开了经营长达54年的大众食堂“银舍利屋GEKO亭”来到中国,可他为何要来华传授煮饭技艺呢?

北海道拥有四季分明的季节和雄伟的大自然,资源丰富的大海与肥沃的土地哺育出了安全、放心、味道鲜美的食材…

途径日本上信越和北陆地区,按照最终的规划,这条线是日本靠近日本海一侧的连接东京与大阪的另一条交通大动脉…

日本频道读者独享小田急百货店商城推出的5%的让利优惠+8%免税的实惠购物活动火热进行中……

G7首脑会议给三重县带来的经济效果将达到480亿日元,多有哪些行业受惠了?如何发现三重的魅力呢?

极致日本:日本自由行钜惠线路供应商,为游客提供惬意·自由·舒适的日本之旅一站式服务…

上海出发日本自由行线路:冲绳·东京-京都-大阪黄金线路·潜水&滑雪等个性线路·无羁无绊的旅途……

中国客去日本买回日资品牌产品,却发现产品产自中国。外资品牌在境外投资设厂,看重的是全球配置资源的低成本优势,而原本销往海外的产品,却意外地又赚了一次中国人的钱。

如今,这一波“日本马桶盖”购物潮仍在发酵,但剧情似乎已发生反转:一位杭州购物者发现大阪电器商场中的松下牌马桶盖,外包装上赫然印着“Made in China”,产地是杭州下沙。后经媒体采访确认,这款产品确实产自杭州,国内国外功能相差不大,国内款还有防潮功能,而这样的智能马桶盖事实上国内有生产和销售。

中国客去日本买回日资品牌产品,却发现产品产自中国,听起来有些荒唐和非理性,但这样的事正在发生。这也构成对“中国制造”的另一种讽刺,讽刺之处即在于计划外的“出口转内销”。外资品牌在境外投资设厂,看重的是全球配置资源的低成本优势,而原本销往海外的产品,却意外地又赚了一次中国人的钱。

但在国人看起来非理性的消费行为背后,是合乎逻辑的理性。这种理性植根于对中国制造低质、低价、低端的固定成见。这固然并非中国制造的全貌,不少中国制造商为实现技术、产品和品牌升级所付出的艰辛努力不应被忽视,但它至少如实反映出了中国制造如今所面临的尴尬和困境。

从某种程度上而言,中国制造是被“惯坏”的。它们在相当长时间内所面对的,都是一个物资短缺而又充满真空的庞大市场,它们拥有土地、能源、人力等成本低廉的比较优势,它们拥有知识产权保护薄弱、环境资源约束宽松的“美好时光”。由此催生的制造模式,必然是粗劣低效、不加节制和缺乏敬畏的;它们的思维方式和组织基因,无可避免地带有“短缺经济”时代的深刻烙印。

因此,它们用“技术换市场”,他们比拼谁更能击穿价格底线,他们缺乏极致化打磨和雕琢产品的耐心,他们缺乏对人性需求的深切理解和体认。正如一个看似简单的马桶盖,想必当中国消费者对日本制造发出赞叹时,一个隐藏在内心的诘问是:为什么它的设计制造者,不是中国公司?